一跃成为白宫记者

作者: / / 时间:2020-06-14 / / 浏览量: 153次

一跃成为白宫记者 真正影响我们前途的,是美国!

张经义

史上第一位获得白宫官方+白宫记者协会「双重认证」的中文媒体白宫记者,贴身随行美国总统,以史官之笔,发布第一手报导,直击美国政局的核心面貌!

书籍推荐:《白宫义见:首位华人白宫记者直击!》

白宫记者的第一个认证:白宫记者证

二○一○年五月,我被指派跑白宫的新闻。当时,我对什幺是「白宫记者」(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毫无头绪,因为我未曾听过有中文媒体的白宫记者,也从未接触过美国媒体的白宫记者。

此前,虽有一些中文媒体记者会到白宫报导新闻,也自称白宫记者,但我跑了几个月才知道,被指派跑白宫的记者,并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白宫记者,更不算是白宫记者团(White House Press Corps)的成员。要成为白宫记者,必须经过白宫官方和白宫记者协会的「双重认证」,才能加入这区区百人的「俱乐部」,之后,才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随行记者,才真正被视为白宫记者团成员。

因此,第一个需要我勇敢去闯并努力获得的,是白宫记者的第一个认证。

首先要釐清的是,想进去白宫採访,只要符合规定、通过程序,基本上,大门是向所有记者敞开的。进白宫採访并不难,难的,是得到白宫的认证,也就是取得「白宫记者证」。

白宫记者证的英文挺特别,就叫 Hard Pass。Hard 这字,在英文中,有「坚硬」也有「困难」的意思。证如其名,也就是除非你够强硬,不然别想拿到。

在川普上台以前,想拿到白宫记者证,比拿到五角大厦或美国国务院记者证还要困难许多。毕竟美国国务院或国防部只是政府机关,是政府职员上下班的地方,而白宫记者每天进出的,可不只是美国总统办公的地方,还是「总统的家」。白宫可是世界第一大国的领导人一家起居的地方,也就是说,白宫记者是每天进到总统的家进行採访的,记者证的考核自然不能马虎,也不能轻易地给。

当时,拿记者证的要求之一,就是几乎每一天都要到白宫报到,并进行报导。听起来也许不难,但执行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首先,就是在进白宫前,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前递出申请(后来改为四十八小时前),让白宫特勤人员对你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收到批准后,第二天才能进白宫。

事情还没这幺简单。到白宫门口凭相关身分证件经由特勤人员再次检查后,才能拿到一张临时记者证。如果是美国公民的话,拿着记者证通过「机场式」的安检后,就能进入白宫;但如果不是美国公民的话,就必须在四面由铁栅栏围起来的露天区域内等候,等白宫新闻官出来把人领进去。

这就是美国媒体和外国媒体的差别待遇。

在美国记者已经安稳地进入白宫后,外国记者还在外面等着。到底等多久,要看白宫新闻官什幺时候来,我最长的等待时间是三个小时,平均等待时间则是一个小时左右。由于这铁栅栏围起的小区域是露天的,所以无论当天是摄氏四十度的烈日,或是零下十度的暴雪,外国记者们无处可躲,真的是「听天由命」,只能乖乖晒着艳阳或淋着霜雪,等着新闻官到来。如果受不了恶劣气候,就只能离去。

这些新闻官有个挺特别的暱称,叫「wrangler」,直译就是「牧人」,也就是牢牢看住像羊群(或更像狼群)的记者们,确定他们不逾越规矩或是乱跑。由于他们常常都是白宫新闻办公室最基层的人员,有些甚至才刚大学毕业,所以被派的杂活特别多。因此有时新闻官也不是刻意怠慢,而确实是分身乏术。

总之,我很清楚自己并不算聪明,但我知道我有个长处,那就是只要认準了,我就会死命地去做。我相信勤能补拙。现在科技发达,越来越多记者选择看直播而不是去现场,但我还是坚持要到现场,我是真心喜欢每一次在新闻现场心跳加速的感觉,喜欢在新闻稿中加入自己现场观察时热血沸腾的感受。

原创对我来说永远是首要的,身为一个记者,到现场去看、去听,从我们的视野去报导,是天职。

就这样日复一日,挺过约四百天的春风、烈日、秋雨与暴雪,甚至到有一天在白宫围栏的雪地里浸溼了袜子才发现鞋底已磨平穿洞,这样子的拚命努力,让我终于拿到了第一个白宫记者的认证。

书籍推荐:《白宫义见:首位华人白宫记者直击!》

张经义

台湾出生长大。美国纽约大学国际关係硕士,政治大学阿拉伯语与新闻学双学士。

21岁时,孤身前往沙乌地阿拉伯绍德国王大学(King Saud University)进修一年。当年美国发生的九一一恐攻事件,改变了他看世界的角度。

26岁负笈美国,原为电视新闻领域的门外汉,却因缘际会进入白宫採访,后更以31岁之龄,成为史上第一位获得白宫官方与白宫记者协会「双重认证」的中文媒体白宫记者,也是白宫记者团唯一的华人成员,能近距离报导美国总统,鉅细靡遗地即时记录其一言一行。

除了日常白宫新闻外,他完整经历了2012与2016年两次总统大选,远赴偏乡,实地探析美国人民的真正想法;并随行美国总统前往世界各地,穿梭于各重大历史场合,如欧巴马的古巴破冰之行,以及近距离见证川普与金正恩的新加坡和越南世纪高峰会等。

美国之外,他也至欧洲目击并记录下多场重大事件,包括英国脱欧公投、法国总统马克宏胜选之夜、德国总理梅克尔竞选连任,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丁压倒性胜选等场合,都可看到他的身影。

曾于联合国总部与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电视台总部实习,后曾任职于《远见杂誌》《世界日报》与凤凰卫视。现为上海东方卫视白宫记者兼美国新闻中心主编,并经营网路专栏「白宫义见」。

「白宫义见」专栏:

「白宫义见」脸书粉丝团:



上一篇: 下一篇: